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荷蘭慘敗晉級希望渺茫

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荷蘭慘敗晉級希望渺茫

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荷蘭慘敗晉級希望渺茫

缺少一個大洲的代表,其實在這個博弈過程中,還有女子足球和室內五人制足球的問題。

在爭吵和角力中,1992年奧運會日益臨近,由於足球在西班牙和在巴塞羅那的重要地位,國際奧委會決心向國際足聯妥協,於是1992年奧運會的足球比賽,如願變成了23歲以下球員的比賽。
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在看來,1992年注定是足球歷史上重要的一年,對於巴塞羅那人來說尤其如此:那年年初,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巴塞羅那隊再次贏得西甲冠軍――球員瓜迪奧拉率隊從1991年到1994年贏得了西甲四連冠(今年他差一點兒以教練的身份贏得第二個四連冠);然後,世界盃足球賽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該隊贏得了歐洲冠軍杯賽改名為歐洲冠軍聯賽之後的第一座獎杯,這也是他們四次冠軍杯經歷中的第一次;最後,世界盃歐洲資格賽巴薩青年軍在瓜迪奧拉領啣下為西班牙贏得了第一塊和唯一一塊奧運會足球比賽的金牌。1993年,國際奧委會和國際足聯達成妥協:國際足聯對於23歲的年齡限制得到國際奧委會的尊重,而國際奧委會的得分之處則在於,國際足聯允許每支球隊有三位超齡球員。這個規定從1996年奧運會開始實行至今,主要的反對聲音來自歐洲足聯,因為每個奧運會年也是歐錦賽年。就這樣,經過將近一個世紀的彼此勾兌,兩個國際體壇的“強力集團”變得相安無事了,其結果,是奧運會的足球比賽具有了一種獨特魅力:雖然不是當今世界的所有頂尖球星都能同時出現在某一屆奧運會上,但他們絕大多數都曾經參加過奧運會;三位超齡球員率領下的各國“國奧隊”,既擁有享譽世界的旂手和領袖,又在青春活力上較世界杯隊伍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國際奧委會要求派出最優秀球員參加奧運會的壓力之下,國際足聯曾經提出了這樣一個方案:奧運會的足球比賽設立兩個比賽項目,即女子室外足球和男子室內五人制足球。顯然,國際足聯的如意算盤,是既保証世界杯的絕對頂尖地位,又通過奧運會促進女子足球和室內足球的發展。國際奧委會的反制結果是:在“不得限制參賽選手的年齡”的前提下接受了女子足球,但拒絕了室內足球――要讓我個人做判斷,我倒是覺得國際足聯關於室內足球進入奧運會的提議非常有道理,因為如果奧運會的足球比賽埰取五人制的方法,有利於減少足球比賽的參賽總人數。